991007.jpg 

  【書名】女神記(The Goddess Chronicle)

  【作者】桐野夏生 (Kirino Natsuo) 著

  【出版】大塊文化出版(2010)

  【取得】大塊文化 試讀本

 

  女人殺人,男人生產。
  鬼與神、血與救贖、愛與背叛的魔幻巨作!

  遙遠南方的海蛇島,有一對生於巫女之家的姐妹花。依照島上陳規,長女事奉光明之國,守護島的白晝,負有接續後代的重大任務;次女則事奉幽冥之國,守護島的黑夜,也就是死人居住的世界。姐姐加美空聰穎美麗,繼承島上地位最崇高的大巫女,日夜為小島祈禱。妹妹波間卻被稱為不潔之人,不同的幸運,使得原本感情深厚的姐妹,走向完全相反的道路。

  原本注定一輩子效命死者之國、不得與男子交媾的巫女波間,卻犯下違抗宿命的大罪,愛上家族遭到詛咒的真人,二人一起逃出島上並生下小孩。波間在海上生下女兒夜宵,卻被深愛的男人給勒斃,僅十六歲便死去,落入了黃泉之國,開始侍奉起女神伊邪那美。伊邪那美因被自己丈夫伊邪那岐所背叛,終生必須留在邪穢的黃泉國,一處心懷怨恨、遺憾、死不瞑目的幽魂才會來的地方。心懷怨懟的她便決定每天賜死一千凡人。

  波間死後一心想要了解真人扼殺她的真正意圖,得知有方法回到生者的世界,她不惜二次死亡,化作黃蜂,使盡力氣飛回海蛇島,尋找她的女兒及真人,沒想到卻得知更殘忍的真相。黃泉國裡人神共處,像是相依為命。被囚禁於黃泉國的女神伊邪那美,以及遭深愛的男人殺害的凡人波間,生與死、憎惡與愛戀、怨恨與牽掛,一道男女之間恆古的情感糾葛。伊邪那美身為黃泉國女神的痛苦,彷彿世間女子宿命般的悲哀,被囚禁於黑暗的怨念,永遠不會消失。

                    --更多內容請點閱

 

 

  【夢醒有話要說】 

  這是關於日本神祈的故事,知道日本神話的人對於伊邪那美和伊邪那歧之名應該不陌生。《女神記》以此男女神的故事作為橋樑,延伸至巫女習俗和有限生命的故事。

 

  女性的命運是什麼?在遠古時代,女性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傳宗接代,特別是父系社會。不問其意願,只是生產的工具,生產時的痛苦是令人敬畏的,傳承子嗣是神聖的,但傳承的人–女人卻是微不足道的,其生死與命運左右於男性,形成一種弔詭的現象。

 

  這本書傳遞一個訊息:世間萬物是「陰」「陽」結合下的產物,產下各島的伊邪那美女神和伊邪那歧男神便進行此創造工作,生命延續也是陰陽組合而成。帶著怨恨成為黃泉國之神的伊邪那美女神;宿命生為「陰」的幽冥女巫–波間,兩位女性無選擇權地落入「不潔」處境中,她們的故事,值得讀者思索性別和生命存在的意義。

 

  生於海蛇島的波間,代表「陰」附屬於「陽」的姐姐,陰陽並存、共亡,其命運並不是抽籤決定,而是出生順序的宿命。屬於「陰」代表不潔的波間只能待在闃黑的墓地,守候死者,這是她的命運,無可改變。「一個價值,在另一個相對的價值襯托下互為對比,才能產生意義。」(試讀本p39陽之於存在,完全仗著陰的陪襯,懷著怨念的波間生屬不潔,死亦到了代表陰晦的黃泉國,這是無解的宿命之緣吧?

 

  故事令人感嘆的是,巫女在海蛇島是無論男女都相當敬仰,但屬陰的幽冥巫女卻是被排除在敬仰之外,信仰的力量無法對抗父系主義的世界,縱使波間出生在大巫女世家,生為幽冥巫女便屬於弱勢,只能服從島上男性。縱使發出需要救援的訊息,也沒有人理會,也不敢理會。是巫女世家又如何,信仰讓男人害怕,男性又主導社會上的一切,形成一種詭異的平衡,無論屬陰或屬陽者,都莫名承受宿命的安排。

 

  在人類擁有性別之分後,便無法逃脫性別所賦予的工作,女性–生產的宿命,伊邪那美女神因難產而死,又受伊邪那歧男神的離棄,轉愛為恨,咒殺凡人一千形成糾結不清的感情。祂說:「我住在毫無辦法的圈中,所謂的圈,是不斷旋繞的執念。如此被放逐到黃泉之國的我,一天選定千名死者雖然痛快,可是一旦又想起他,總會湧起無處發洩的憎惡為之痛苦。選定死者的工作不可能愉快。於是我就這樣被迫永遠背負著痛苦。」(試讀本p38縱使伊邪那歧男神化為凡人之軀,承受有限的壽命而亡,一縷飄緲的魂魄不知往何處,或許是歸於塵土化為「無」,但神的不死命運,讓恨只會累積,不因愛人的死而消散,女神只能繼續殺千人以示愛情,飄盪在無止盡的黃泉之路。波間對於愛人的恨豈不是如此?「眾魂皆茫我獨醒」的痛苦,深埋著對愛人無垠的恨意讓她無法解脫,兩位女性兩段感情,都因男性的負離而生,女性的宿命是否相同?

 

  故事由波間,接續女神的對男神的愛恨,再到男神化為凡人而對生命的悟到。其中最後章節,真人抱著波間那段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縱使波間對真人有無限的恨意,在他的懷抱中,波間還是放下那股恨意了;相對女神而言,她的恨卻無法放下,只能說,愛的愈深恨得也愈重吧……。

 

  伊邪那美跟波間說過:「凡人和神終究不同。」壽命的終點比喻成Delete此生的罪與功,但神是不死的,尤其擁有人類情感的神,祂無法放下情感,只能用更深的感情–恨意,走在深邃無際的冥道。伊邪那歧男神最終悟到了,凡人與神不同之處在於生命有限與否。然而,愛恨情仇並非凡人所有,神依自己的形象造人,究竟情仇是神本本來就有情感,還是人繼承神的性情?獨自在黃泉國多年的伊邪那美女神,怎麼有機會體悟這點,而放下一切情恨呢?

 

  最終我們好像知道,人能成神,神原來亦為人。

 

BOOK.jpg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