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灑落在這間PUB裡,這裡抬頭無法看到月光,只見滿天的星斗。
  這是間露天的PUB,店裡播放著古箏樂曲,沒有閃到瞎眼的燈,也沒有擁擠的人潮,這裡只有……一個酒保和一個失魂落魄的女人跟……一位兔女郎。
  「唉。」坐在吧檯邊的女人嘆氣著。
  飲用高腳杯裡的桂花釀,雖然飲品很古意,但容器卻很現代化。在這裡,你可以看到古今的交錯……或者說混雜也可以。
  留著短鬍渣的酒保,瞄了她一眼,默默地繼續調酒。
  「唉。」女人又嘆了一口氣。
  嘆著嘆著,酒保額頭上的青筋爆了出來。「妳嘆什麼氣!?」是嫌他這家店太冷清?拚命嘆氣增加「人氣」?
  「唉,Bartender Wu,你不覺得,每年到這個時候,總是有種歲月不饒人的感慨嗎?」女人用了根髮釵固定一頭長髮,穿了件牛仔褲、套個T恤,趴在吧檯上睨著酒保。
  「嗯哼。」酒保鳥都不鳥她,自顧自地調著沒人點的酒。
  「我就當你同意吧。人家說,一家烤肉萬家香,而我們這兒卻是『萬家烤肉一家香』,你說氣不氣呀?」語畢一口飲盡杯中物。
  「那麼多年了,妳還計較,妳可以眾所矚目的人物,每年這個時候,可是幾億的人口望著妳。就這點,大可以滿足啦。」他又遞上了一杯桂花釀給女人。
  
  「已經快四十年了……快四十年沒看過真正的生物。」嫦娥攪弄著桂花釀。
  傳說月球是貧脊的,但他們卻發現許多登陸者發現不到的東西,像水、熱氣、在地球上有的,月球上也有。你要說他們居住的久所以能發現到這些資源也無妨,總之,他們找到地球的人類一直想尋找的東西。
  只是感嘆呀,擁有地球上的資源,但沒有人能共同分享。
  倒不是說沒人再度登上月球,而是這些登上月球的人,眼中都閃著『目的』,這目的的墨鏡讓他們看不到珍貴的資源。
  在吳剛被人下咒拚命砍樹的時候,嫦娥一巴掌巴上他的腦袋,阻止他愚蠢的行徑。兩人便像家人共同生活,而後月球上的電視,竟然接收的到地球的節目,因此地球該有的月球就有,吳剛的調酒功夫就是看電視學來的。當然從電視中,他們也得到許多地球環境危機的資訊。
  
  今天,是每年中秋十五,嫦娥的思鄉情愁又上心頭。
  「要不是當年那個死男人的野心,我早輪迴百次還活在地球。」說完還用力敲了吧檯以表憤怒。
  Bartender Wu,對,就是吳剛,他順手榨了杯紅蘿匐汁給兔女郎喝。兔女郎開心的動了動耳朵--是真的耳朵。靜靜聽著嫦娥的抱怨。
  「地球多麼熱鬧呀,Bartender Wu你說是嗎?」她悶悶嘟嚷。
  吳剛望著天空中的那點永恆的藍,「我們雖然看不到十五的月光,因為就在我們腳下……但至少我們擁有月光,就立足在這裡。」頓了口氣,他繼續說。「人類長久以來犯的錯誤,就是太渴望得不到的,或已經失去的,所以我們必須仰著頭,艱困地尋找理想。」
  「Bartender Wu,我聽不懂啦……」嫦娥有點醉了,兩陀紅雲鑲在臉頰上。
  「十五的月光雖然很迷幻,令在遠方地球的人醉心,甚至想搬上月球,但他們卻忘了腳下踩著的地球,正無情的被傷害,每年看天空的那顆藍圓,藍的範圍越大就越憂心,那代表地球的冰山已經要消失了。」吳剛停下手邊的工作,二人(加一兔)望著天空的那個圓藍。
  
  那圓藍曾經那麼美麗,就像顆天然的寶石,擁有陸地、山川、雲系覆蓋顯得繽紛多彩。但是現在的它,越來越接近憂鬱的藍。
  「十五的月光,其實是在提醒地球人的吧?別忘了當年后羿那死鬼的妄想,但成效看起來不大,他們在烤肉萬家香時,卻沒記住警惕人的故事。就像你說的,人總是忘了腳踏實地珍惜所有,卻巴望著逐漸流逝的擁有。」
  
  十五的月光,是地球人在看著月光,還是月球人在看著地球黯淡的光?
 
 
2008-08-27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