ㄎㄨㄥˋㄌㄨㄥˋ…ㄎㄨㄥˋㄌㄨㄥˋ… 
  你知道,永康、保安站嗎?這是一個個遊子和父母所彼此期望的--永保安康。
 
  晚間七點三十八分,車廂內的乘客,有些在休憩、有些在看報紙雜誌、還有孩童在追逐吵鬧,而我們跟周圍的快樂聲音隔絕了,剩下的只有沉重和苦悶和一絲絲的悲傷。
  「阿爸病危了!你們快點回來呀!」在六點四十分時接到的電話,宛如死神的鎌刀抵在脖子上,威嚇要取你的生命,即使是一點掙扎也好,請等我們回去……回去見您最後一面,我們只能藉由祈禱來安撫自己惶惶不安的情緒。
  那天的火車行,是最不快樂的一次,因為醫院發出了外公的命危通知單,只能連夜的趕回花蓮那個被刻意遺忘許久的家鄉城鎮。
 
  夜的漆黑攫住我們所有的感官,腳邊的行李像鉛球一樣沉重,害怕、恐懼聽到手機響的那一刻。
  火車從樹林開往花蓮彷彿比記憶中還要遙遠,故鄉的氣息慢慢的接近,帶來的會是希望還是絕望,我們不敢想,只想用雙眼去證實。
  經過了台北、宜蘭、頭城、羅東站催魂的手機突然響起,巍巍顫顫接起手機,電話那頭傳來了這樣的消息……
  「爸剛已經走了。」斷斷續續的抽搐,嗚噎令人心碎的消息。
  我和媽媽只能用外套遮著自己的頭,在外套下的雙眼哭得紅腫,被抖動的外套還是洩露我們的心事,即使看不到人的面孔也知道我們正在傷心著。
 
  傳統家庭的男人總是有著大男人主義和霸氣,他不一定對所有的家人都好,但當他去逝的那一刻,你還是會從記憶中挑選美好的畫面,來回憶他帶給你的幸福。 
 
  ㄎㄨㄥˋㄌㄨㄥˋ…ㄎㄨㄥˋㄌㄨㄥˋ… 
  火車還是在軌道行駛著,但我們的心情已無法正常的運行而脫軌了。
 
  ㄎㄨㄥˋㄌㄨㄥˋ…ㄎㄨㄥˋㄌㄨㄥˋ…
  一雙失去年華的手遞過便當,讓孩子們先吃的影像閃過腦中。 
 
  ㄎㄨㄥˋㄌㄨㄥˋ…ㄎㄨㄥˋㄌㄨㄥˋ… 
  意氣風發談論自己年輕時的豐功偉業的表情,在改良式的三合院談笑的身影歷歷在目。 
 
  ㄎㄨㄥˋㄌㄨㄥˋ…ㄎㄨㄥˋㄌㄨㄥˋ…
  年幼時暑假的來臨,那位在三合院中坐著小板凳的身影以後再也不會迎接我們這群小鬼了。
 
  ㄎㄨㄥˋㄌㄨㄥˋ…ㄎㄨㄥˋㄌㄨㄥˋ…
  偉士牌的機車、老舊的引擎聲,也只能在回憶中或許只能在夢中才能遇見了。
 
  下了火車的我們,第一次不是懷著喜悅的心情。
  冰冷僵硬的身體,穿著正式的服裝,躺在客廳中,會讓你有種錯覺,這一切都是假的,因為他還在自己的眼前呀。
  只有此起彼落的哭泣聲能將你喚回現實當中,打碎你不願意面對的的事實。
 
  「嘿,明年的暑假也要回來玩唷。」外公撐著羸弱的身子在火車月台的另一頭揮揮手向我們立下明年再見的承諾。
  「妳這麼乖,這錢給你當紅包,不要跟其他孩子講。」在進火車站時偷偷將一個紅包袋塞進我的手中,叮嚀要努力課業。
  「到台北記得打電話回來說一聲啊。」看著轉過身垂老的身影,以前都覺得過了幾個月還是會見到面,而這一次真的是永別了。
 
  火車站有太多回憶的事情了。
  二十元到火車站外頭買包子,因為不習慣鄉下中式的早餐。
  一百元到火車站外頭的柑仔店,買過年最愛玩的鞭炮。
  以前的小個子,只能在一根根的欄桿後看到來往的火車,而現在卻能獨力實行故鄉之旅。
 
  「下次暑假回來玩嘿,坐火車比較方便啦。」
  同樣的音調、同樣的關懷,卻不會同樣再次出現了。
 
  ㄎㄨㄥˋㄌㄨㄥˋ…ㄎㄨㄥˋㄌㄨㄥˋ……


2007-07-22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