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664_499990389009_118456194009_6416693_6574788_n.jpg

我們面對的不是歡慶的酒宴,而是選擇死亡的方式

 

  在『太陽旗』最後,莫那.魯道坐在橫屍遍野的運動場上,逐漸消散的大霧與配樂的組合,傳來一絲絲的悲涼氛圍,也帶著風雨欲來前詭譎的寧靜。明知行動帶來的必然是死亡,起事的賽德克族人還是選擇遵循自己的信念,血祭祖靈通往『彩虹橋』。


201110-7.jpg      


  『彩虹橋』著重於日軍得知霧社遭出草後,調派軍力與莫那魯道300士對抗,從攻陷部落、山地野戰、大砲飛彈夾擊等場景,我認為畫面呈現的結構是很嚴密豐富的,但在劇情銜接方面可能受限於時間關係,會有點跳躍。挾著強大日軍兵力的鎌田彌彥,屢屢在地勢上吃了悶虧,不及反抗的賽德克人「風的思考」作戰模式。

  但鎌田出現的橋段是殺戮的開始,卻是戲院中少數有笑聲的時刻,現在想想還真是反差。他氣急敗壞指責各路小隊長,暴跳如雷的模樣,為血洗的劇情稀釋嚴肅及悲傷的氣氛。對於鎮壓部隊來說,反抗者是在做垂死的掙扎,但隨著戰況的改變鎌田對於反抗的賽德克人卻多了立場矛盾的尊敬之意。


201110-1.jpg  

 

少年們在紋面後,成為大人。巴萬一角相當搶眼。

201110-5.jpg  


  《賽德克.巴萊》讓我認識霧社事件那些沒有在課本提及的一面。當課本說莫那.魯道是抗日英雄時,沒有提到他的族人、婦幼和那些賽德克族人的精神,更遑論「一切的後來」。或許是因為授課時間有限?或許是課本篇幅的侷限,抑或是那是「台灣」的歷史,但編譯歷史課本的人似乎沒有把莫那.魯道這群原始居住於台灣的一族算入歷史中。

  其實仔細思考,大學以前讀的歷史,就只是「時間軸」的刻記,我們知道1895年、1920年…等大概有什麼事件,卻不真正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或許這就是歷史學系存在的原因,研讀課本上沒有的故事。


201110-2.jpg  


  一幕幕起事的賽德克婦幼在庇護他們的山林中自縊,畫面震撼人心但也是解脫,為了成就男人的靈魂呀,婦幼們決然先往『彩虹橋』去了。賽德克婦女有此決心是因為身份、文化純然為賽德克人,但花岡一郎和二郎,兩位困於兩族文化歧異的兄弟,面對賽德克的血統及日本文化的薰陶,他們是痛苦的!最後一郎問二郎說:「我們的靈魂會進入日本神社還是祖靈的家?」二郎的回答是:「一刀切開,成為自由的遊魂吧。」一郎的死亡,以衝突又融合的方式呈現,算是一種無奈的結合吧。(蕃刀切腹自殺。)


201110-11.jpg  


  無論是挾帶滿腔仇恨的小島,還是受莫那.魯道夢魘所困的鐵木瓦力斯,兩者都在相互利用,只是小島的恨找到宣洩的出口,而鐵木則困於夢魘,莫那魯道成為他心中最恐懼的陰影。對於歷史上的評價我想因立場不同所以說法不同,但馬志翔在戲中表現的鐵木瓦力斯,雖然長大成人,但內心仍是在莫那.莫道威脅下的男孩。他想跳脫日軍和反抗者的戰役,卻陷於恐懼中不可自拔。


201110-6.jpg  


未到彩虹橋,卻被太陽旗迷眩了雙眼。

201110-3.jpg  


  有很長的片段,步步為營的賽德克反抗者,在雨中相依著,沉幽離別的氛圍充斥整個戲院。莫那.魯道說了:「我們面對的不是歡慶的酒宴,而是選擇死亡的方式。」這是死亡之路,縱身就無法回頭。男人們選擇戰死,這是「驕傲」;女人們選擇給予支持,這是「相信」,相信他們都能到達彩虹橋,回到祖靈的身邊。


201110-9.jpg  


  過了二十年後,一郎和二郎的夢想會實現嗎?「不被文明認同的臉。」會隨著時間改變嗎?莫那.魯道的長子對妹妹說,要生很多很多的孩子,選擇活下去。文明是否會認同,這種未來的事情並不能預測,但子孫卻能一代代傳承族人的信念。


201110-10.jpg  


  賽德克族人的血、日人的血,浸濕台灣這片土地,孕育台灣的人事物。當如血櫻花紛落時,自由之血循環,人會逝去,但信念永久傳承著。


201110-12.jpg  


  傲視這片土地,生死榮譽共存的獵場,在死亡逼近的時刻,深邃雙眼一片坦然,他們的心中住著自由。 

 

Seediq-wretch blog.jpg

觀賞日:10/10/'11

圖片皆取自《賽德克.巴萊》官網 / Facebook粉絲團

 

其他部落客分享:http://blog.yam.com/YenC/article/42684819

上集心得分享:http://loverein.pixnet.net/blog/post/29118190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