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低調園地*
低調,但永不停調。

本次誰來出題之題目:小紅帽 // 飛翔
本日一句:就算跌倒也要豪邁的笑。

◎Limits of authority◎◎List of books◎


  

990913.jpg

  【書名】天鵝賊(The Swan Thieves)

  【作者】伊麗莎白.柯斯托娃(Elizabeth Kostova) 著

  【出版】大塊文化

  【取得】大塊文化 試讀

 

  一部有關藝術與「著迷」的動人小說
  一個橫跨兩個大陸和兩個世紀的謎題
  一段穿越時空與終極障礙的愛情故事

  一名頗有名氣的畫家,竟然在國家畫廊裡企圖拿刀子攻擊一幅畫,是什麼原因導致畫家去破壞他所最珍視的東西呢?羅伯特.奧利佛在病房內始終沈默不語,他只簡短說了一句「我是為了她才做的」,便不再開口。

  向來以能讓石頭開口說話自豪的精神科醫師安德魯.馬洛,面對奧利佛卻束手無策。剛開始時他基於職業上的好奇心,決心打破傳統的框架,去追尋他的病人所不願意提供的答案,並探究那些被奧利佛所拋棄的女人,究竟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卻因此擾亂了他原本有條有理、一絲不苟的世界。

  越是深入奧利佛過往的世界、他所愛過的女人,以及他對藝術的執迷時,馬洛更加陷入這位天才病人內心的瘋狂世界。他細心的拼湊了奧利佛的生活碎片,並在一捆百年情書中找到令人驚訝的線索。這些泛黃的書信開始敘述他們自己的故事,十九世紀末期的法國生活情景躍然紙上,透露出一段禁忌之戀,以及隱瞞了超過兩個世紀的驚人悲劇。
 

                    --更多內容請點閱

 

 

  【夢醒有話要說】 

  這是一部大量提到繪畫藝術作品的故事,若是近期參觀過台灣承辦畫展的人,或許會覺得有點親切感,但沒看過的人也別失望,就像我一樣,當作吸收新知也不錯。故事從喜歡畫小品畫作的精神科醫師馬洛治療一位攻擊名畫的畫家奧利佛的案例著手。而作者以馬洛醫生的思緒在此刻,寫過去奧利佛和他探訪這個案例發生的經過,是種回憶錄。不過這種回憶錄的寫法,罕見的加入"現在"時空背景的元素,例如:奧利佛的醫療案例發生在西元1999年間,但馬洛卻提到九年前的911事件的場景(或說是一句天外飛來的話),讓這部小說,在三個時空中穿梭:現在、1999年、1879年。

 

  知名的畫家奧利佛怪異的攻擊行為,激發精神科醫師馬洛的好奇,在探究病人的心理歷程時,逐漸發現繪畫世界的祕辛和一段歷史的禁忌戀情,究竟奧利佛攻擊畫作的行為,是否與這段戀情有關係?而奧利佛又為何一直畫同一位黑色鬈髮的美麗女子,更甚者因為這名神祕女子讓愛他的兩位女人離開?隨著馬洛發掘奧利佛的過去和那一張張的書信譯文,知名畫作的祕密昭然若揭,卻仍然矇上一層神祕的面紗。在閱讀的過程中,心裡會不斷猜測,知名畫作和神祕女子的關係,神祕女子和奧利佛的關係,為什麼奧利佛像中邪般不斷以神祕女子為創作題材。最後你會思考奧利佛癡狂的是女子的美麗,還是她的天份?但讀者知道的是,奧利佛就像是《香水》中的葛奴乙,差別只在於熱愛的事情不同罷了。

 

  這本書適合慢慢看,從奧利佛攻擊畫作『蕾妲』、不言不語畫著神祕黑髮女子畫像,女子的身分和奧利佛手持古老書信的關係,故事以這疊書信告訴讀者禁忌之戀的悲哀–背德、羞恥但又如何責備雙方?是生不與時,還是在錯的時間遇到對的人?徒留悲嘆之情。

 

  一本關於藝術的小說,作者帶我們"讀"了許多畫作,有興趣的人可以上網查圖片,或者保有想像空間,就像書皮的美腿一樣,保有神祕感……而故事的起源–畫作『蕾妲』是描述宙斯愛上凡間的美麗女子蕾妲(Leda,有譯稱:琳達),化身為天鵝尋芳的故事。而禁忌之戀正式引爆時,女方禱告心中浮現的正是宙斯,宙斯與天鵝畫作和禁忌之戀的男女有何關係,作者又如何將現實(畫作)與想像(小說)合為一體,這是一部需要龐大的架構才能支撐起來的作品,作者以不急不徐的筆觸把故事說完,讓我最後有「原來是這樣」的感受,"慢慢"看果然是有收獲的。而作者以馬洛、凱特(奧利佛妻)、瑪麗(奧利佛愛人)、神祕男女多方的角度,以過去進行式或穿插著書信論述故事細節。縱使是切換多方人物的視角寫作,也不會讓人閱讀起來架構凌亂,反而慢慢織出因果原貌,當然也慢慢讀出故事的味道。

 

  整本書雖然是從馬洛、凱特、瑪麗對奧利佛的觀察,探索他為何成為精神病患的原因,但其實是在看奧利佛對於繪畫的狂熱,進一步挖掘『蕾妲』畫、畫中人象徵的祕密。天鵝若是宙斯–蕾妲的愛人,那偷走天鵝的「賊」是誰?是誰侵入或說破壞「蕾妲」的夢?蕾妲這個美麗的女子,為誰編織著夢?而奧利佛要攻擊的,真的是『蕾妲』這幅畫嗎?只要閱讀下去,你就會知道這二個世紀前的天大祕密了。

 

990915.jpg 

封面美腿的主人-Leda , François-Édouard Picot (1786-1868) Date 1832-

不過那眼神……我想,突然懂為什麼只有腿部特寫了……

 

在google以蕾妲(Leda)為主題的畫作時,發現這個題材還滿腥羶色的,幾乎都是蕾妲和天鵝交媾的畫面。

不過另一方面,也真實呈現宙斯的色鬼情狀 = = 不…或者說是祂日常的行為模式……

 

BOOK.jpg 


 

*以下是內容爆雷區*

 

  馬洛在故事不時提到在他還沒「娶妻之前」,字句讓人感覺「驕傲」,原來他的美嬌娘是在奧利佛案件中得來的,而且跟奧利佛頗有關係,相當有趣。在看故事的過程中,我一度以為奧利佛是被碧翠絲的鬼魂附身,所以才一直畫她的畫像(果然是有鬼魂論者的思想 = =")。還想說奧利佛該不會是碧翠絲的孩子吧?因為"奧利"維耶也有奧利,但在奧德也就是碧翠絲的女兒出現後,我才發現是自己想太多。

  故事最初的一篇小文,與最後1895年印象派畫家希思黎無意將碧翠絲畫入雪景中,有著前後呼應的效果。而且,在我們知道碧翠絲就是神祕女子,也"看"到碧翠絲畫的『天鵝賊』畫作,表達她的悲愴與無奈後,藉由雪景那幅畫,將最後一道謎題–為什麼要畫『天鵝賊』,以及她從此不再作畫的原因,告訴所有的讀者。

  「賊」帶走了她的夢,她的宙斯,她的奧利維耶,她便以此畫作作為憤怒的表徵,即便她死亡了,仍然藉由此『天鵝賊』控訴他們帶走她美麗的夢想,永生永世地…流傳下去。這也是奧利佛對碧翠絲天賦所捥息之處,而欲攻擊吉伯特的自畫像洩恨的原因。(但我懷疑他是沒有碧翠絲故事續集可畫因此而憤怒 XD)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琥珀色的月亮LUNA
  • 那眼神,真的很....
  • 是呀…還是看腿就好了…(把臉用手遮住 XD 被打

    夢醒五分 於 2010/09/18 22: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