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是個顧家、爽朗、重義氣的人,永遠帶著光明面的那類人。

但重義氣,讓他……不,讓他們家庭陷入空前的危機。

 

畢業那年,她的運氣不錯,除了順利找到工作外,便與任職不久擔任經理職的丈夫交往。

在交往兩年後,丈夫決定自行創業。

創業的成績不錯,沒有草創的賠本現象,一開始就交出亮眼的成績。

但,如果讓她選擇,她寧可最初辛苦點,那麼,丈夫便能避開剛復自用造成的錯誤。

 

在第一家公司盈收不錯的情況下,丈夫的朋友邀他投資餐飲事業。

餐飲事業並沒有錯,錯的是未審慎評估開店所有的因素。

原本只是股東,因為義氣挺朋友,資金注入從最初的五十萬到一百萬、二百萬,就這麼地,錢像投入無底的深洞般,一去不回。

她在出現異狀的過程中不斷勸說退股,但丈夫好勝的心態在一次的事業成功,造就他不服輸的個性,深信自己不會失敗。

最後,第一家公司被拖垮,結束營業,夫妻倆人的存款從八位數一直退減不到五萬。

人生失敗了,並不代表不能重來,怕是又陷入另一個深淵中……

 

 

菸酒味瀰漫的密室,讓人喘不過氣來。

在密室中,每個人皺著眉頭,捻著菸屁股或叼著菸各別望著桌面畫滿表格的紙張。

「啊幹咧!16不開,開15是幹笅,差點就中四星了!」坐在他隔壁身穿汗衫的男子口出穢言摔著無辜的筆。

「張仔,你就沒那個好野命啦。」坐在張仔右手邊喝著酒的男人半笑著虧他。

「還是王仔運氣好,第一次簽就中三星彩,果然當過經理就是不一樣啦!運特別好。」張仔搖頭晃腦嘆道。

他默默不語,只是笑著,只是笑中帶著苦味。

自從和朋友投資餐廳失敗後,他被朋友慫恿簽六合彩,第一次就讓他中了三星彩,拿到近十萬元的彩金。然而,「賭」就跟毒品一樣,是永遠不會滿足的,只會愈陷愈深,愈玩愈大。

不過,他深信運氣正在改變!他一定會把失去的再次贏回來!

邊想著,他在填滿彩號的表格上,繼續推演可能開出的號碼,懷著一夜致富的夢想……

 

「那個,拿個三千來。」他伸手向妻子拿錢。

妻子拿著電焊的器具,小心翼翼的焊接家庭代工的材料,完全不理會他。

「喂,有沒有聽到,我要三千。」

她重重的放下手邊的工作。「我沒有!」怒視著丈夫。

「怎麼可能,我記得妳上星期才領薪水啊。」他不可置信瞪大著眼。該不會妻子投資的比他更兇?

「你以為家裡的水電費不用繳?你以為孩子的補習費不用錢?你以為我為什麼要在這裡做手工?蛤?」在他們創業之初,為了幫助丈夫的事業,她便辭去原本的工作,助他一臂之力。「跟我要錢?你拿出去的比拿回來的多,有本事你就自己賺!」

「我以前不是沒有賺過!妳最好不要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他握著拳頭憤慨喊著,就像握著他的尊嚴一樣。

「我是活在現在,不是活在過去。我不想跟你說了,你要去菸臭味瀰漫的地方就去吧,別跟我拿錢。」說完繼續焊接手工。

她的冷漠並未讓他死心,他一把拿起妻子的錢包,就把裡面所有的現金抽走。

「你做什麼!把錢還給我!」她見狀和他搶著手中的現金。

「走開啦!拿一點錢是會死喔!」一個甩手,他把妻子摔在地上,不小心撞到焊接工具,熄──的一聲,燒捲起細嫩的皮肉,在她手上留下了烙印。

「啊!我的手!」她握著手不斷地吹氣在傷口上,但並未吹散無法抹去的傷痕。

「妳……」他要去扶跌坐在地的妻子,卻在接到她怒視的眼光後,退縮了。手中依然握著現金,他選擇──轉身離去。離去這個曾經甜美幸福的家,離去被他傷害的妻子。等他回來吧,這次他一定會帶大筆的鈔票回來的!改變他們家的狀態,有了錢,他們就能像以前一樣,過著幸福的生活了……

 

 

她不是沒勸過丈夫放下失敗的經驗,從新開始。但自從投資失敗,丈夫便三天兩頭往外跑,身上帶著菸味酒味回來,她就覺得不對勁了。丈夫任職經理時,也有應酬,但絕對勢可而止,不過這次不同,她明顯感覺到,某些事情正在改變丈夫。他在她不斷追問之下,終於坦白告訴她,朋友教他玩六合彩,彩金相當吸引人,他第一次就中獎了,不過怕她反對,才一直沒對她說。

她不敢相信丈夫竟然深陷於賭博的深淵中,板起臉來希望他不要再去賭了。但丈夫只是隨便敷衍她,說這是把投資賠下去的錢「賺」回來的唯一方法,只要賺回來,就會罷手。一次勸說,二次阻擋,三次鬧翻,她受不了丈夫深陷於「馬上會賺回來」的觀念中,不謀正職成天空想著發財夢。無可奈何的,只能斷絕丈夫的金錢來源,再也不給他錢。

偶爾,丈夫中了彩金,會向她炫耀,「看吧,這是會賺錢的。」無奈他卻沒想過,投注賠掉彩金的錢,比獲得的更多……

一點點一甜頭,讓他食髓知味,拿著彩號單演算彩號的機率,作息不再正常,算牌時為集中精神就藉抽菸提神,弄得家中烏煙帳氣,完全忘了孩子支氣管不好的事情。最終,她受不了了,只要他抽菸渾身酒味就別再回來。

婚姻的裂痕一再擴大,與孩子的疏離也愈見明顯,孩子眼中的好爸爸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滿臉醉意,汗臭與酒臭於一身的父親。

 

她看著手上灼燙的傷口,默默流著淚,她不知道這個家庭發生什麼事了,這些劇碼不是在新聞或者是戲劇才會發生的嗎?為什麼……她的家也變成這樣了?是誰的錯?丈夫嗎?朋友嗎?環境嗎?

蹲在桌旁,她併攏雙腿,趴在膝蓋上,默默地流下來淚來,她只敢嗚咽哭泣,深怕讓孩子聽到她的哭聲。

夜,對她來說,再也不是休息的時候,在天明時,等待她的,是希望幻滅的開始。

 

 

一樣是菸酒味彌漫的密室,眾人吸著菸等待時間。

開獎時間終於到來!

「要開獎了要開獎了!」張仔手中拿著酒瓶呦喝著。

061933341640,特別號01啦。」有人邊看網頁邊把開獎彩號念出來給大家聽。隨後,幾家歡樂幾家愁,有人中獎了,有人又摃龜了。慶幸聲與哀嚎聲,同時在這個空間冒出。

 

他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再三確認手中的號碼,他投了五注的四星彩,竟然中獎了!天啊,這麼多期過去,這些日子的艱難,他的運氣果然回來了!激動顫抖著手,不敢置信的眼眶泛起淡淡的紅。賠率近百倍的彩金,他、中、獎、了!之前投資的錢都回來了,都回來了!他終於可以向妻子交待了,他們終於可以回到原來的生活了!

「王仔,你怎麼樣,這次有沒有中獎?」旁人見他愣在那不動,上前湊去詢問。

「我……我要回家去找老婆,我可以回家找老婆了!」他激動抓著對方的手,力道之大讓對方皺了眉頭。現在在他眼中,沒有彩號的表格,根本沒有其他的人,沒有這間密室,沒有過去的那些失敗,他只想回到家,告訴妻子這個好消息!對,就是現在!

 

 

他拿出許久未使用的鑰匙,顫抖著手連鑰匙孔都對不準,不知是中獎太興奮還是對於這個家有點陌生,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打開這個隔著他與家的門。

反常的,妻子沒有坐在客廳進行貼補家用的手工,室內一片漆黑,無聲得令人害怕。

他開了燈,發現電視櫃是空的,餐桌收了起來,餐具用品不見了。

空。

這個家是空的。

他突然意識到這點。

驚覺。

隨後衝進那個曾經是夫妻的房間、孩子的房間,就連廁所也檢查了,是空的。兩人喜歡的水藍色床單不見了,盥洗用品都不見了,人也不見了。

他的「家」不見了。

 

他還沒從人去樓空的震驚中回神過來,只看到客廳,那個妻子做手工的桌上,放著一張字條……

 

別來找我們,錯過的,已不再回來。

孩子最愛的爸爸不在了,我貼心的老公也消失了,這個家已不像家。

我手上的傷還在,留下的疤痕像是這個家,無法回復成美好的模樣。

我對你很失望,對自己更是失望,一個人的肩膀,沒辦法扛起兩個人的家庭。

就此分開吧,別來找我們了。

 

那些錯過的。愛,也不再是愛了。

 

妻 留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