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822.jpg

 【書名】如果那一天(This is Where I Leave You)

 【作者】強納森.崔普爾(Jonathan Tropper) 著

 【出版】春光出版社

 【取得】春光出版試讀本

 

  我以為全世界的時間都在我手裡,結果我的父親就這麼過世了;
  我以為我的婚姻幸福美滿,結果我老婆和我老闆上床;
  我以為我的兄弟是混帳東西,結果發現最可惡的其實是我自己;
  看著這混亂的一切,我每天都會問自己,
  如果那一天我沒有做出這樣的選擇,結果還會是這樣嗎?

  第一次見面,你好,我叫賈德,你不認識我,但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很有可能也會發生在你身上,首先,我的老婆和我的老闆上床,結果是我沒了老婆、沒了房子,還他媽的丟了工作,然後連我老爸也死了,還要我們這群冷血的家人幫他守喪七天,這些對我來說當然不算什麼,只除了我老哥恨我,因為他老婆的初戀情人是我,而即將跟我離婚的老婆剛剛說她懷孕了……

 

 

  【夢醒有話要說】 

  看到書籍文案,第一個感覺是:主角賈德非常慘。老爸去逝、老婆紅杏出牆,雙重打擊的情況下,劇情應該是走悲悽路線,但故事開頭卻讓你噗哧一笑,明明父親去逝了,卻以幽默的開場白破冰,或許就像賈德所說的,福克斯曼家向來無法正確表達情緒,不是快閃就是用諷刺的話逃避(P9)。但世間又有多少人不是這樣呢?將情緒拐個彎表達出來,避開直接表達所產生的窘困與悲傷情緒。

 

–家庭–

  因為父親去逝,所以賈德、包括兄弟和姊姊及其配偶要一起服喪七日,根據猶太人的習俗,守七日的息瓦。這對福克斯曼家族而言,是個艱鉅的工作,就如前所述,他們不習慣表達情緒,用諷刺的語氣教誰都無法好好相處,但為了父親的遺願,他們還是乖乖坐在息瓦椅上七日,接受各界的慰問和到訪,而在這七日,全家人似乎又重新認識了一次。

 

  在滿多的家庭故事中,父母都會說:「孩子還是小時候最乖,不會反抗也不會頂嘴。」等到孩子長大,父母好像不太會跟孩子溝通了,既然不會溝通或無法溝通,乾脆就別溝通了,因此造成隔閡。賈德跟兄弟討論到老爸時,也提到這點,老爸對於長大後的他們,不知該如何溝通。但在老爸去逝後,卻發現沒有溝通產生一些無法用言辭表述的遺憾,此時你才會意會到,以前覺得又煩又愛念的人,那麼的關心自己,他不是不關心你,而是不瞭解你想要的關心方式,磨擦造成遺憾。

 

–性事–

  本書中,我們的主角賈德是一位男性,而作者也是一位男性,有人曾說:男人聚在一起的其中一個話題一定是女人。而故事中,賈德的眼中的確也放大女人的胴體或各種舉止。我們可以說這是他撞見自己老闆和老婆在自己床上做愛受到打擊的後遺症,而作者鉅細靡遺描述賈德在撞見這擋事的心路歷程以及老婆和老闆的動作時,賈德和你一樣:無言、打擊!所以他自然地進行反擊行為,但卻讓你噗哧一笑,又拍手叫好。

 

  但我不得不說明,這是一本踩在限制級線上的書,從賈德撞見老婆和老闆的廝磨或聽見大哥大嫂的做人行動,還有一些…對於東方人來說比較背德的行為,都會讓你暗自冒出:「喔!我的天呀…這這這…」的驚嘆貌。不要太在乎這些,你會比較能接受這本書。我記得在《逃避人性》這本書中,也提到這些我們羞於說出口的事情,或許才是真正的人性,所以對於本書中的性事描述,就將它視為兩具(?)身體的運動行為好了。

 

–進行式– 

  當然,這本書是以賈德的父親喪禮為軸線的故事,當然會帶給你父親去逝悲傷的感受,還有其他對於人生無奈的描寫,但絕對不是猛然而來的悲愴情緒,而是將悲傷情緒緩慢注入心中的手法,就拿賈德說的:「我已經有照片裡一位陌生人的雙下巴,還有啤酒肚的初期特徵,我也相當確定,我的髮線,我一直能依靠的一道防線,在我不注意的時候也開始撤退,因為我的手指經常在上額頭發現一些新的地貌。(P70)」 一個衰老的現象,作者可以用恢諧的筆觸讓人讀到苦哈哈的心情。

 

  作者也用很直白的手法寫出一個事實,你會覺得他白目,但也很誠實,就像:「一大早就會有人登門慰問,大家都想趕快盡完義務,以便把握這一季最後幾個溫暖的週日。他們來拜訪的時候,都一副好像把全世界的時間都收集過來了似的,但他們的高爾夫球具、網球拍和泳裝,都躺在後車廂等著他們。(P232)」

 

  七天的服喪日過了,兄弟姊妹們分道揚鑣,在這七日或許他們痛打一架;或許他們為自己兄弟遇到的鳥事出一口氣;或許他們互相責怪;他們相處或許還是彆扭,他們還是同一個樣子,但也或許他們對過去的責難釋懷了一些,讓真實的感情愈發明白。

 

  如果那一天,代表過去式,因為那一天已經不可能再你所想的結發展;而事情會有所變化的,永遠是未來,那些進行式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