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的暑假,和同事C一起到八里教養院進行服務活動。經歷一個半小時的車程,頭昏腦脹晃到目的地,雖然下車後,新鮮的空氣抒解不適的感覺,仍然無法抓回清晰的思緒。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八里教養院是一群身心障礙小朋友休養的地方,同事C說很多人不敢到這裡服務,因為「害怕」,怕小朋友們的與眾不同。小朋友看到我們,很開心(當然我想有些是不太開心…)。那天我們跟他們一起活動,每個人與輪椅天使,度過假日時光。

  我跟一位女孩子一起進行活動,雖然天生的障礙讓她行動不方便,卻無法掩蓋她的天生麗質;長長的睫毛和咖啡色的眼珠,襯著白皙的皮膚和細軟篷鬆的短頭,天生的小美女。年齡大約二十出頭和我差不多,我想這是我被指派和她一起活動的原因吧。她的輪椅是自動的,所以我不需要推她,但這讓我有點不知所措,因為其他的參與者都推著輪椅,因此我不知道該在後面扶著,還是在旁邊和她聊天才好,雖然無法說出完整的字句,卻可以用手勢和眼神表達她的想法。

 

  我承認一開始是有種憐憫的心態,但事後思考這是不需要的。他們一部分的小朋友只是行動不方便,而不是不清楚自己的行為。尤其是這位女孩子,她能感受到妳的喜怒哀樂,也能用他的方法表達自己的情緒。除了上天沒有給她行動的自由外,她和一般人並無不同。輪椅代替她的行動,而她可以自己操作機械活動於空間中,她是一個「自主的人」啊,我不該用不正常的眼光去看待她。


  活動藉著輕鬆、快樂的音樂,幫他們按按摩、按按手、按按腳、按摩頭,感覺的出來他們是開心的,每個人表現開心的方式不同,有些是用力的拍手,有些是一直踢腳,有些是把腳抬成九十度朝天……等等的表現。或許這些朋友無法像一般人大笑,卻擁有自己獨特的肢體語言,只要你懂了,就會溝通了。但前提是,我們願意伸出手,接納我們與他們的不同。

  活動尾聲,舒緩的音樂從播放機中流洩而出,女孩子用手比畫著說她想哭。舒緩的音樂對她來說是感傷的,像是在歡樂後的落寞感受,接收到她的情緒傳達時,我很難過,也很無措,不曉得該如何安慰她。引起她悲傷情緒的是活動結束了?還是她心想:和我同樣的女生可以自由活動,而我為什麼不行呢?我也想用雙腿感受大地……。

  此時接近午飯時間,一部分的小朋友無法自行進食,所以我們餵他們吃飯。女孩子她會自己吃飯,因此我餵另一位小朋友,阿姨叫我直接把碗扣在小朋友的下巴,用湯匙把食物往嘴裡塞。我有把她的頭扣住,但沒有用塞的方式,又不是餵食動物,動物也不需要如此餵食啊。阿姨她們不是不好,而是她們要照顧太多的孩子了,沒有辦法一個一個溫柔的餵。所以,我們一人負責一個可以慢慢餵小朋友,小朋友已經開始學拿湯匙,我相信他們之後就可以自己吃飯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功課要做,不是嗎?

 

  另一件印象深刻的事,小朋友們會一直流口水,不知道該幫他們馬上擦還是流了很多才擦,如果他們會自我管理,就不想要人家太多的干涉,而那位女孩就是如此,她的思考方式是清晰的,她是有感覺的,我怕她會因為我的舉動而感到自悲。沒有人想要被憐憫,人都想要被尊重。

  這次的服務活動,讓我體認到,許多人,包括我自己,太容易把擁有的人、事、物視為理所當然,因此不珍惜。雖然看到相對於我們而不完美的人,會覺得可惜難過,不過真正有體悟而改進的又有多少?此時,我又想,如果那位女孩子是身體健全的人,她會如何的耀眼和活躍?她的人生將會怎麼重寫呢?雖然我跟她沒有親戚關係,卻幫她開始描繪人生的藍圖了。我們在活動後離開了,他們仍然在教養院中生活著,走出教養院我們為自己的人生找到新的一頁了嗎?還是繼續的靡爛與放棄或抱怨人生呢?

 

  活動讓我們憐憫人事,更應該讓我們改變自我。我終於瞭解同事C為什麼說,大多第一次去的人會害怕,因為我們怕的是面對和我們不同的「遭遇」,人性和現實並非全然美好,但不美好也可以讓我們反求諸己,不是嗎?雖然說,我們到八里教養院看似陪伴院生們,但事實上是我們的心靈被他們陪伴了。這次的活動,有父母、有小孩、有單身朋友,可以觀察出來,小孩的不知所措是因為他們沒有經驗,但過一會兒,小孩子卻能很快跟院生互動。反而是大人的不知所措時間較長,我猜測,當心中的成見太深時,要改變,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謝謝你們,讓我學習一門,人生的課程。

  輪椅上的天使,我們擁有的絕不比你們多,因為我們也放棄了許多可以擁有夢想的機會。說到把握機會,我們或許沒有你們的積極進取。困住一個人的是軀體,卻無法網住夢想的心,這是我在你們身上學到的,謝謝,謝謝。

 


原記錄於August 4, 2008  update May 25,2010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