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地海古墓(地海六部曲Ⅱ)
  【作者】娥蘇拉.勒瑰恩 【譯者】蔡美玲
  【出版】繆思

  
【內容簡介】

  自太初第一人降世,自地海創生之際,峨團陵墓便已存在。

  位於地海東北的卡耳格帝國,不信魔法而崇拜古老的神祇「累世無名者」,由孤島峨團上的神廟奉祀。「阿兒哈」,意為「被食者」。世世轉生、繼承「阿兒哈」之名的最高女祭司,自五歲起便被帶到這與世隔絕的神廟裡受訓,只能接觸到祭司、侍女、閹人與奴隸。嚴苛無趣的受訓日子正逐漸磨損阿兒哈的心智,直到她獲准繼承唯一只屬於她的幽暗國度──大迷宮。地底的墓穴迷宮是神域禁地,是懲處重大罪犯的恐怖刑罰,是亙古的黑暗力量盤踞之地。只受黑暗保護(同時也受黑暗禁錮)的阿兒哈,某天竟然在這裡看到一絲亮光……

  來自內環群島的法師所追尋的冒險傳說,與阿兒哈的命運有何關連?站在巨大黑暗與微小自我之間,她將何去何從?

  《地海古墓》是少女成長故事經典,也說出社會與女性群體在傳統上是怎麼世代囚錮著每個新生女性的自我意志。孤立的神廟、純為女性的祭司群,以及地底陵墓與迷宮,在女性成長過程中的象徵意義,不言而喻。



  【阿米有話要說】

  這本比地海巫師多對話,而故事是在動畫「地海戰記」中的『恬娜』為主角。地海戰記中其實沒有講清楚恬娜和雀鷹認識的過程,只提到古墓而已。

  古墓,其實就是把一堆女人關在同一個地方的處所,將祭司的名字取走,讓她以為自己是重生的祭司,我覺得有幾段話個人還滿有感觸的。

  恬娜在第一次跟雀鷹認識時,在古墓中說:
「好讓我感覺自己像個笨蛋,又蠢又沒膽;好讓你變成智者,勇氣十足、有力量,又是個龍主,又這個又那個。你看過龍舞,見過黑弗諾的白色塔樓,你樣樣都曉得;而我一無所知,什麼世面也沒見過。但你所說的全是騙人的!你什麼也不是,只是個竊賊兼囚犯,你甚至沒有靈魂,永遠別想離開這地方。到底有沒有海洋、龍、白色塔樓那些東西都沒關係,反正佚再也見不到它,甚至連陽光都別想再瞥到一眼。我只知道黑暗這個地底黑夜,但它真實存在,也是最終要認識的底部。寂靜與黑暗。巫師,你什麼都懂 而我只知道一件事,但這是真實的一件事。」

  
這段是恬娜第一次跟雀鷹的對話,恬娜對於自己所不知道的感覺到憤怒,跟我們一般人一樣,對於自己不瞭解的事情,通常第一個就是先「否認」它,再來「排斥」它。你可能會說,沒有呀~我對於事物的包容性非常大,但想想在高鐵剛營運的時候,若是不喜歡它的人就會說:做那個幹嘛,吃飽太嫌,浪費國家的錢。之類的,一開始就是先打死不喜歡,先把新的事物跟自己本身隔開。

  
雀應對恬娜說古墓的無名者:「她們沒東西可給。她們沒有創生的力量,她們的力量只用來蒙蔽光明,泯滅生機。她們無法離開這地方:她們就是這地方,而這地方應該留給她們。人們不應否認或遺忘她們。但也不該崇拜她們,這世界美麗、光明又慈愛,但這不是全部。這世界也同時充斥恐怖、黑暗和殘酷。靜靜草坪上兔子哀鳴死去,山捏緊藏滿火焰的大手,海洋有鯊魚,人類眼裡有殘酷。只要有人崇拜這些東西,並在她們面前屈尊降格,那裡就會孕育出邪惡,就會產生黑暗匯集所,將那裡完全讓渡給我們稱為無名者的力量轄制。」

  這跟我之前講的,世界就是正反兩極組成的一樣,不可能只接受光明面不接受黑暗面,有好有壞才是世界,太極都有黑和白了 @@" 不過他說的有人崇拜邪惡,感覺很像在講邪教

  
恬娜在成為古墓的女祭司時,就被拿走她的名字,成為阿兒哈,也就是「被食者」,沒有自己的名字,一生就屬於古墓的,直到老死。在雀鷹帶她逃出古墓後,到了弓忒島(雀鷹出生的地方)她這麼說:

  「她確實也有感覺,一隻黑手放掉了長久以來對她心靈的制,不過她沒有像在山裡那樣開心,反而把頭埋在臂彎裡哭起來兩煩又是淚跡斑斑,又是熱淚涔涔。她為過去受無益邪惡捆綁,浪費許多歲月而哭泣。她痛心流淚,因為她自由了。

  自由是重擔,對心靈而言是碩大的奇特負荷,一點也不輕鬆。它不是白白贈與的禮物,而是一項選擇,而且可能是艱難的選擇。自由之路是爬坡路,上接光明,但負重的旅者可能永遠到不了那個終點。

  自由讓人哭泣,那是心靈的釋放。就像我到山上去大吼不滿之後,第一個得到的感覺不是輕鬆,而是哭。因為把自己的怨氣釋放之後,就會想哭。我想那就是自由的象徵吧,自由真的是一種選擇,天秤一邊放自由,另一邊就放著負擔,要怎麼達到平衡,真的需要歷鍊。

  自由之路是爬坡路,上接夢想,但負重的旅者可能永遠到不了那個終點。

COPYRIGHT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