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地海巫師(地海六部曲Ⅰ)
  【作者】娥蘇拉.勒瑰恩 【譯者】蔡美玲
  【出版】繆思

  
【內容簡介】

  牧童雀鷹天生擁有強大的魔法力量,卻無法明白魔法的真諦。為了更能發揮天賦,他前往巫師學院習藝;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他當眾施展超強的召喚術──卻鑄下大錯。夢魘緊追著他到冰天雪地、杳無人煙之處;有人覬覦他的力量,想誘惑他投入邪惡的懷抱。他能彌補當年的過錯嗎?

  當他啟程,他將步上從未有人完成的追尋之旅,直到海洋的盡頭……

  
「點亮一盞燭光,便投出一道陰影。」



  【阿米有話要說】

  會看這本書,單純是因為看了宮崎 駿的《地海戰記》,劇情說喜歡也還好,但很愛那首主題曲,因此愛烏及屋的心態下,就建議學校買了原著翻譯小說一整套六本,目前只嗑掉一本而已。

  地海巫師這本是在說雀鷹還沒成為大法師前的修練過程,沒什麼對話性的文字,因此看的非常慢,全部都是場景和心裡爭扎的情景。「大法師」這個頭銜讓人敬畏和崇拜,但實際上在雀鷹成為大法師前可是遇到了很大的挑戰,而這個挑戰倒不是家人不讓他學習法術(在故事的設計下,法師或會巫術的人都是受尊敬的),挑戰是:他自己內心的「黑影」。

  而黑影是什麼呢?在我看來,是一種驕傲、不服、和恐懼,一般人也會遇見相同的事情,不敢面對自己的貪婪、自私、認為自己是該最美好的,若是有一點負面、或者說大眾不喜歡的情緒或個性,就會隱藏起來。故事雖然說的是雀鷹,但實際上卻影射在讀者身上。

  他一直不斷避著心中的「黑影」,但「黑影」卻揮之不去。最後,他的啟蒙導師(給予他真名,並且說雀鷹會成為大法師的法師)告訴他,要迎戰心中的「黑影」,最後,他接納了他的「黑影」,我想,那是最完全他自己

  結尾時,有這麼一段話我非常喜歡。

  「歐吉安對格得說:『我在阿耳河的泉源為你命名,那條溪流由山上流入大海。一個人終有一天會知道他所前往的終點,但如果不轉身不回到起點,不把起點放入自己的存在之中,就不可能知道終點。假如他不想當一截在溪流中任溪水翻滾淹沒的樹枝,他就要變成溪流本身,完完整整的溪流,從源頭到大海。格得,你返回弓忒,回來找我;現在,你得更徹底回轉,去找尋源頭,找尋源頭之前的起點。那裡蘊含著你獲得力量的希望。』」

  是的,我們終有一天要回到源頭,人把衣服全脫光、名利拋棄時還剩下什麼?唯一擁有的就是「自己」。藍色玉玲瓏和玫瑰瞳鈴眼這類戲劇的雖然真的很「戲劇性」但我們這些人不就是浮載在紛亂的人世中,最後迷失了自己的那位主角?工作擁有高薪,卻不快樂;自由卻感覺到寂寞;帶著笑容的臉卻藏著悲傷的情緒……將一塊白布讓它從上游往下漂,到了下游或大海它會變成什麼顏色?無論它是什麼顏色,別忘了它一開始也只是一塊白布。

  思緒是會被左右的,但莫忘初衷,只要「衷」是善的,那就緊緊巴著它,不要讓自己迷失在茫茫人海之中了。

COPYRIGHT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