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一個18禁的故事。(劇情純屬虛擬)
-----------------------

 
 
 
手不停地抓著牆壁。
發出「喀、喀、刷、刷、卡、卡」的聲音。
發黃的牆上流下斑斑的血跡,鮮紅色的、褐色的……。
手指末端的皮膚沒了,不停抓牆的動作讓她漂亮纖長的手指頭受傷。
痊癒的指頭剩下光滑的表皮,沒有指紋、也沒有指甲。
她連引以為傲的指甲,也不要了。
 
糾結在一起油膩的頭髮襯著骯髒的臉龐,雙眼無神地望著那唯一透著光亮的窗口。
「放我走……」乾澀的喉頭發出破碎的音節。
放我走,這句話說不下千遍,但這三個字不是阿里巴巴的咒語,而是令惡魔發狂的字句。
 
 
「啊,傅老師不好意思,麻煩你了。」她對新來的老師吐了可愛的舌頭說著抱歉。
「沒關係,我會留下來幫學生做課後輔導,妳先走吧。」他露出靦腆的笑容,斯文的臉上沒有任何的不滿。
「謝謝你,下次我請客,掰。」她像快樂的蝴蝶,揮揮手消失在辦公室。
他放下手,用令人不解的眼神望著她離去的背影。
「太可惜了……」他喃喃自語說。
 
「王老師,今天不約會嗎?」他帶著微笑對她說。
「啊……嗯,總是麻煩你幫我關門也不是辦法。」
「不用客氣,妳要先下班是可以的,別讓男朋友久等了。」
她紅了眼,低著頭悶悶道:「傅老師,你人真好。不過,以後不需要了,不需要提早下班了。」
「喔……」他遞了一張面紙給她。
流著淚的她望著眼前可以稱作是陌生人的男人,為什麼他不是她的他,為什麼這麼狠心地拋下她?
「嗚……」
「王老師,妳這樣,小朋友以為我欺負妳就不好了吧,妳可是小朋友心目中的萬人迷喔,我不想成為全小朋友公敵。」
他開玩笑的話語使她破涕為笑。
失戀女人的心是很脆弱的,也是很容易讓人闖入心房的。
他們之間的一舉一動漸漸有了默契,讓人不覺得是一對也難。
「我們在一起吧。」他說。
「啊?……嗯。」她點頭。
兩人成為男女朋友是一場意外,前男朋友變心的意外。
他斯文有禮,跟他交往是幸福的,在發現他易怒的情緒前,是這麼想的。
 
 
「妳為什麼這麼晚回來!」他大聲斥責。
「我跟國中同學聚餐啊,昨天跟你說過了。」她被罵得莫名奇妙。
「現在都九點了,妳應該像平常一樣七點就回到家。」他寒著臉。
「我不是你的小孩,你不能給我門禁的規定。」她也火大了。
「我擔心妳,妳要體諒我的心情。」
「我不是小孩子,我認得路,下午也打電話給你了。」她覺得已經盡了報備的義務。
「以後不准妳聚餐。」
「你!……沒資格限制我的行動。」
「我是妳男朋友,我沒資格?是誰有資格?」
「你是我的男朋友沒錯,但……我愈來愈覺得跟你溝通很難,我累了。」
聽到「我累了」,他態度轉變。「對不起,我會改的。」他好言好語地相勸,只想捥回這段感情。
她拿開他放在肩膀上的手,不發一語轉身走進房間裡。
斯文的表情沒了,雙眼充滿了血絲,口中喃喃說著:「不能離開我……」
此後,兩人的爭吵不斷,有一次他竟然動手打了她。
「我們分手!我不想跟你在一起!」她摸著被抓傷的手害怕地說。
「不行,我不能沒有妳。」他雙眼無神的走向她。
她不斷尖叫著,拿起抱枕、電話、燈檯往他頭上砸,在他昏倒時,跑出這個曾經是他們愛的小窩的住所。

但,再怎麼逃,還是在同一個單位任職;再怎麼避,終究,逃不過他的五指山。
 
 
喀勒。鑰匙打開門的聲音,厚重的鐵門被推開了,外頭自由的風吹起了室內死靜的灰塵。
蓬頭垢面的她,望著來者。
依然是斯文的表情,只有她才知道,那斯文的面具下,是怎麼殘忍的個性。
「親愛的,我來了,妳餓了吧?」他打開暈黃的燈,燈光讓她的眼睛無法適應,低下頭避開光線。
捏著她的下巴,「看著我!!誰叫妳低頭的!妳只能看著我!」猙獰的表情令她害怕。
發覺她的顫抖,他緩下語氣說:「不要讓我生氣,來,我餵妳。」
若是在正常的情況下,她和路人一定會覺得他的行為非常體貼,事實上,這只是假象而已……
「放我走……」每當他來一次,她就說一次。
「我不會讓妳走的,我這麼愛妳,妳怎麼可以離開我呢?」他拿出乾淨的毛巾,擦拭她的臉和身體,擦拭她的胸脯、四肢和下體。
她不停的打顫,室內唯一的窗透過的光線讓她覺得有希望,卻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他將她全身擦拭乾淨,一絲不掛的把她放在床舖上,自己則脫下褲子,拉開她的雙腿……一次又一次的將慾望發洩在她身上。
下體受撞擊讓她疼痛,哭喊、大叫都沒用,毫無人性的他口中含著興奮不清的字句:「我愛妳……我愛妳。」
床舖不停晃動,她以為自己的淚已經流光了,心也死了,為什麼淚還是繼續流、心不斷的抽痛著?
濕濡的床讓她覺得羞憤、骯髒,更對在自己身上不斷喘息的男人感到噁心。
在這個封閉的空間,她根本無法逃出的牢籠裡,她倦了……。
曾經以為是最溫暖避風港的男人,卻將她關在自以為可以擁有她的地方,一次又一次地性侵她。
男人的獸慾被滿足了,壓在她的身上低喘休息,黏膩的汗讓她厭惡,無神的雙眼現在卻非常晶亮。
「你愛我嗎?」她乾裂的唇冷冷的問。
「我當然愛妳。」他邊吸吮她的乳頭,發出嘖嘖的聲音。
「那,我們就一起下地獄吧。」她拿起藏在床舖下的竹筷發瘋地往他身上刺。
男人雖然動作快,但也被刺中手臂和腰間。他看著被磨尖的竹筷,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一起下地獄嗎?」
男女間的力量本來就有差別,他奪下她手中的竹筷,抓著她的頭往牆壁撞,撞得牆上流下鮮紅的血跡、撞得她無法再動彈。
終於……她可以脫離這個意外了。終於……。
「嗚嗚……我會陪妳一起下地獄……下地獄的,呵呵呵。」他抱著氣絕但雙眼大睜的她說。
 
噗咚。
看著湍急的河流把她沖走,殺人的他沒有害怕的神情,口中喃喃地說:「太可惜了……」
便轉身離去。
 
 
「為您插播一則最新的報導,一名民眾在○○河中發現一名無名女屍,身上沒有任何證件,檢警初步判定是意外,至於是否有他殺的可能必須進行相關勘驗,有最新的消息本台新聞將進一步報導……。」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