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束向日葵,和烈日形成正比,愈發鮮明亮麗。
灰色的石塊,似乎也被暖化了,不再冷硬,添了些許暖意。
穿著針織毛衣白色長裙的女子,蹲在石塊旁,擦拭被風雨弄髒的照片,小心翼翼的,擦拭著。

 
 
 
喧鬧的討論聲在小小的教室中竄繞,感覺的出氣氛非常熱絡。
「好,還有哪一位同學沒有分到組別?」站在講臺上的老師詢問著。
所有的孩子以四到五個人分組坐在一起,怕被老師罵但私底下卻因為上課可以跟比較好的朋友坐在一起而歡喜。
老師的眼光掃了教室一遍,目光停留在最後一排最後一個位置,垂著頭看著書沉默的女孩。
老師心中輕輕嘆了一口氣,「小葵,妳有組別嗎?」
女孩望了老師一眼,搖搖頭後馬上將頭低下。
教室中的氣氛因為老師問的這句話而顯得怪異,同學們彼此低聲交談,望著坐在那角落的小女孩。
身上永遠是那三套依服:吊帶褲、洗得褪色的粉紅色洋裝和棉T及牛仔褲,同學們私下都叫她髒鬼。她總是那個分組被排除在外的人,似乎是個絕緣體,沒有任何人想主動認識她。
「永馨,小葵跟妳們一組好嗎?」最後,還是需要老師幫她安排在一個組別內。
班級,好像都有這麼一個人。
 
「同學,現在的組別是下下星期三我們去郊遊的小組,請記下跟你同組的人有哪些,才能一起行動。」老師講完例行的郊遊注意事項,就讓同學們各自討論當天活動的事宜。
「小葵,下星期三妳有媽媽幫妳帶便當嗎?」同組的永馨笑著小葵。
「沒…沒有,我會買麵包吧。」她小小聲的說,不安的情緒好像離不開她身上。
「那我請我媽媽幫妳帶一個便當,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吃囉。」
小葵驚喜的抬頭望著永馨,眼中好感謝、好感謝她。
她好喜歡永馨嘴邊的笑窩,像是讓人幸福的旋渦。
 
從那天起,小葵每天都會帶著一朵向日葵到學校,用著小小的花瓶裝著,放在永馨的桌上。
「妳像太陽一樣,所以向日葵很適合妳。」以往不常見的笑容從那天起就常常出現在小葵的嘴邊。
永馨,是她在學校唯一的朋友,她希望永馨可以向太陽一樣,永遠那麼明亮,可以伴隨在需要的人身邊。
 
 
 
一雙黑色高跟鞋佇立在一旁,蹲坐著的女子驀地回神,抬頭看向來者。
「是妳呀。」語畢,黑色高跟鞋的主人也在石塊旁放了一束向日葵。
「已經十二年了,小葵去逝……十二年了。」
「永馨,這是我們第十二次送向日葵給小葵。」
「是啊,那個永遠渴望成為向日葵的小葵。」
「如果不是她在河水暴漲時拉我們一把,我們就不可能在這裡了。」太陽眼鏡下的雙眼已濕濡。
 
 
 
「快、快!下雨了,同學快點跟上,我們要離開這裡。」老師著急的喊叫聲跟雨聲糾結在一起。
郊遊到了下午,竟然開始下起了大雨,這讓在河邊遊玩的老師和孩子非常緊張,急著撤離危險地。
忽然山邊傳來滾石轟隆隆急速逼近的聲音!掉進黃土滾滾河中的大石濺起非常高的河水。
永馨一個不注意滑了一跤,被濺起的河水沖離隊伍,幸好小葵和在隊伍最後面的同學拉住她。
「永馨,拉著我們的手,不要放!!」說時遲那時快,又一顆落石掉進河中,濺起比之前更高的河水,小葵使力的一拉將永馨和同學往岸邊推……自己卻被洪水淹沒……
 
 
 
「小葵,才是真正的向日葵,她讓我們再次看見太陽。」
「不需要任何的點綴裝飾,她就很美了。」
 
來不及長大的小葵,成為大家心中永遠的向日葵。
在教室桌上的小花瓶,依然插著一朵向日葵,面向太陽毫不畏懼,毅然堅強、面對一切。

 
 
2007-11-13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