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了口唾液,眼神不知該往哪看,口乾舌燥的不能自我。
 
  舞台上穿著丁子褲的猛男,彷彿穿比基尼的豐滿女郎呼之欲出。
 
  周圍熱鬧的氣氛喧鬧聲完全被排絕在外,只看到他那雙眼,子夜星辰明亮的雙眼,吸引人的、迷惑人的、沉淪的……
 
  女人旋身轉往較安靜的吧台,調整自己亂了的呼吸和心跳,呼,該怎麼說呢,像觸電般?不。像是喝了一杯嗆辣的酒,酒精衝到腦門之後卻又立即揮發,汗毛會立起的那種感覺,刺激感官神經。
 
  「請給我一杯白開水。」雖然在夜店這種行為頗蠢,但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不得不硬著頭皮這麼要求。
  「小姐,我們這裡沒有白開水。」酒保挑眉地說著,嘴角勾起似笑非笑。
  喔?翻了一下錢包,好吧,那她只好到外面的販賣機去冷靜一下了。心裡自嘲想著。
 
  夜晚的風,很涼,尤其是夏天的夜晚,與白天的溫差極大,縮了縮脖子,她停佇在販賣機前挑選著。
  多喝水?
  純水?
  悅氏?
  泰山?
  海洋深層水?
  呵,原來普通的水也有這麼多種類,就像人一樣。
  拿出兩個拾元硬幣,投入投幣孔中,吭啷一聲,顯示可以購買的飲料亮起了紅燈。
 
  是誰按下了鈕?開啟了禁忌的門。
 
 
  「到PUB只喝水?」溫熱的氣在耳邊吹彿,讓身體不自覺顫抖。
  『逗貓棒』,突然閃過她的腦中,這個詞。
  嚇,她瞪大著眼望著身旁的人,舞台上的猛男之一,穿著貼身的吊帶褲,很貼身……很貼身,原形畢露。
  販賣機在此刻,顯得特別的亮眼,不過他的眼睛更令人沉醉。
  「……販賣機,不就是讓人方便買飲料的嗎!」喔!天!她到底在講些什麼。
  控!純水掉入取出口。發愣直瞪著眼前的人,只能看著純水落入他的手中,用她的錢買的。
 
  「外面很冷,妳不覺得嗎?」他轉動保特瓶瓶身睨著女人說。
  她只知道,背後的牆很冷。天知道為什麼他們兩個會面對面,而她又為什麼會貼著牆,被困在他與牆之中。
  「會嗎?我覺得你穿這樣比較冷吧。」飲料販賣機出來的飲品是冷的,而男人卻拿起保特瓶貼在她的臉上、肩上……
  雞皮疙瘩。
 
  「妳也冷嗎?那我應該要展現紳士風範,幫妳取暖。」
  噘住呼吸。
  他、他說什麼?!
  腦袋的齒輪還沒開始動,他已經展開行動。
  被拉進他懷裡,背部被大大的手掌磨蹭,手指有意無意的從脖子、肩膀、手臂、腰線滑下,取暖,是他在取暖還是我在取暖他?
 
  傻傻分不清楚。
 
  他巧妙的用販賣機當屏障,用自己的身軀當牆將她包覆在這小小的世界中,滑溜的舌頭舔了嘴唇--女人的。
  淺淺的吻,轉而滑進嘴中,用力抱著腰讓兩人之間毫無縫隙可言;即使知道衣服已被拉至胸口長褲已褪至膝蓋,而她竟無力推開他。
  在他的挑逗下,女人不自覺地呻吟著。
  竄入他倆之間的冷風,反而助長了香豔的氣息。
  「嗯……」喘氣。
  「嗯……」低吼。
  「嗯……」嬌喘。
  「嗯……」
  「嗯……」
 
 
  「牟哩細底勒靠腰唷。」(不然你是在靠腰唷。)
  「一直叫一直叫。」
  「作春夢咧。」
 
  眼睛瞬眼睜大!心臟還莫名的狂跳。
  呼--!這種夢,還是少作的好,以免心臟病發。 
 
 
 
2007-08-17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