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比,這是老師送給我的蠟筆唷!是好寶寶獎的東西。」還沒換牙的童言童語,淡粉紅的嘴唇有著彩妝無法妝出的顏色,童年的色彩。
  「哇,好棒!我的貝比這麼厲害有禮物,下次要用蠟筆畫最帥的爸比唷。」西裝筆挺的大男人也跟著孩子起鬨。
  「媽咪下班了,媽咪~~」短短的腿奔向穿著粉紅色水晶絲棉短裙的女人,女人抱住孩子的身軀,摸摸他的頭親親他的臉頰,看的出來十分疼愛孩子。
  隨後男人走向女人的身邊拉起孩子的手,兩個大人一人拉一邊的牽起孩子的手邁向回家的路程,夕陽將三個人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
 
 
 
  鏘鋃!盤子、碗筷全摔在地上,碎片灑了一地,原本簡陋菜色更顯得不堪。
  「又有孩子了!他馬的,老子哪有那麼多的錢來這幾口子,一群小鬼頭連毛還都沒長齊只懂吃喝拉撒!打掉!!」頭頂微禿,酩酊大醉的男子臉泛紅地狂吼。
  女人瑟縮在餐櫃旁,低聲泣訴:「這怎麼說也是我們的孩子,不能打掉。」
  「還頂嘴!蛤?!」石榴大的拳頭就往女人的頭上、身上、腳上落下。女人始終護著自己的肚子,不讓未出生的孩子受到傷害。
  「都已經四個小鬼了,也不缺男丁,生那麼多做什麼?!妳要去陪睡來養嗎?!」粗魯不堪的言語毫不留情的竄入女人的耳中。
  「如果妳不去打掉,老子今天就幫妳打掉!」男人猛然將女人拉起來,將她整個人往牆上推去。
  「不!!!不要打掉他,拜託你……我求求你……」女人跪在男人的腳邊拉著他的腳不讓他施暴。 
 
  「我答應你,孩子一出生我就把他給別人好不好?不然就賣掉,你不要打掉他……嗚……」她掩面哭泣著,唯一能保下孩子的只有這個方法。
  「賣掉……嗯,這是不錯的方法,算你好狗運,就讓你活到生下來的那天!哼!」
  與其讓你現在就被害死,倒不如幫你尋求活命的機會,原諒媽媽……原諒我……。 
 
 
  「如霞阿姨,妳為什麼在哭?」幼稚園午餐時間,餐桌上鬧哄哄的一片,廚房也忙成一團,得意望著默默在一旁流眼淚的煮飯阿姨。
  「啊,沒、沒有啦,剛剛切洋蔥太嗆了。」如霞急忙將眼淚擦拭乾淨。
  「不要哭唷,喏,媽咪說手帕要隨時帶在身上才方便用,這個手帕給妳擦眼睛,不要再哭囉。」得意小大人地擰眉說,一邊遞手帕一邊拍拍如霞的背。
  「……謝謝妳,得意。妳媽媽把妳教得很好,很棒……。」
  「嘻,我最喜歡媽咪了,也很喜歡爸比唷。阿姨,老師在叫我了,先掰掰囉~」揮揮小手,小小的身影就沒入人群當中。
  她觀察著她的一舉一動,玩耍時、淘氣時、開心時、悲傷時,想一一將她的身影收入眼底,當作永恆的回憶。
  遠遠地望著小小的身影,就是她最大的心願,心滿意足了。
 
 
  下課時分,得意的爸媽同時出現在幼稚園接她,跟老師寒喧了一番後,在踏上車的那一剎那,少婦看到如霞。
  「老公,你先帶貝比上車好嗎?」她對丈夫使了眼色,丈夫了然於心的點點頭,跟孩子在車上等著兩人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妳好,好久不見。」少婦對如霞點點頭。
  「是阿,六年不見了……」
  「妳是來……」少婦支吾了幾聲,顯然有點難以啟齒。
  「不,我不是來找回孩子的,得意跟你們過得很好,很感謝你們。」
  「她是我們的孩子。」一句話宣示了孩子的所有權,兩個母親對孩子抱持著同樣的心情。
  「是……在六年前,我就失去當她母親的權利了,我只是在這裡工作無意發現得意是你們的孩子,也是我的……」
  「得意是我們唯一的孩子,希望妳不要帶走她,我求妳!」少婦激動地說,要不是方向是面對著丈夫和孩子,她一定會崩潰。
  她的孩子呀。
  「妳放心,我只是偶然遇到,這個學期一過,我就會辭掉這裡的工作,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得意,已經了無遺憾了。」
  「對不起,我太激動了,我只是…」
  「沒關係,就像當年我丈夫要打掉得意一樣,我也是苦苦哀求,我了解那樣的感受。把心頭肉割掉,痛的不是肉身還包括心靈。」
  「得意跟你們過得很幸福,謝謝你們,謝謝你們。」如霞對少婦鞠躬感謝他們的孩子的照顧。
  即使今生,她只能偷偷地、遠遠地看著孩子長大,那就夠了。
 
 
  以前重男輕女且餐餐不飽足的情況下,女嬰不是養大等著拿聘金嫁出去就是丟棄任由餓死。
  常常會有自己的兒子和被賣掉的女兒相戀的事情巧然發生。
  當年被自己賣掉的女兒如今能再次相遇,是上天的恩賜,畢竟自己已放棄對她的生養大權。
  兩個母親,雖有著不同的背景,對孩子的關懷卻是相同的。
  那種遠遠地、偷偷地望著孩子的苦,只能用偷窺來安慰自己失去女兒的心,卻是兩個母親不能同時感受到的。
  這種苦,一個人受,就夠了。 
 
  用偷窺,來滿足無法照顧孩子的慾望。 
 
 
 
2007-08-02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