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面色微窘的拎著一塊材質細滑的布料,看起來……有點單薄的一點布。
  「這……是什麼?」臉紅著問。
  「情趣內衣啊!」另一個女人對她翻了翻白眼,譏笑她問的是個笨問題。
  「為什麼要給我這『東西』,好奇怪……」她將那少的可憐的布料愈捏愈緊,像是要捏成一小團讓人眼不見為淨。
  「欸~我是為了小侑妳的終身幸福著想耶!妳知道我找這款理想的款式找多久了,我用心良苦妳可知?」說完還掬了三把淚,可謂唱作俱佳精彩萬分。
  
  小侑攤開捏到有點皺的情趣內衣,一組黑色透明薄紗的布料,前面還分為兩片用金屬環將兩邊的布料繫起來有深溝的感覺,從胸前到小腹春光無限,背後是只有三條中國結這麼細的線纏繞著,設計成蜘蛛網魅惑的感覺。
  內褲是丁字褲就算了,還開個洞。「天呀,這麼省布的設計。」讓她死了吧,她不敢穿的啦。
  
  「我跟妳說!一定要穿,不然……妳不怕妳老公養小老婆,妳看看,妳成天穿T恤衣櫃裡也沒半件裙子,出門不是運動鞋就是拖鞋,正常的男人都會看穿著清涼的辣妹啊,妳不幫自己設計一下調劑老公怎麼行,這就當作我送妳的生日禮物,今晚就行動!」恭子霹靂啪啦講了一堆。
  小侑窒了窒,看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女人味零分、可愛度零分、衣服品味零分……
  吞了吞口水,沒聽承里說過不喜歡自己這個樣子啊。「可是承里沒說……」
  「沒說不喜歡妳這個樣子對吧,如果等他跟妳說就來不及了啦,這叫作未雨綢繆知道嗎?」她信誓旦旦地說著。
  「喔……穿了真的有用嗎?」最近老公好像都很累,是因為她提不起他的性趣嗎?
  「穿就對了啦!妳看到他的反應就知道有沒有用了啊。好了啦,要上班了,快點收起來,穿給妳老公看就好。」恭子胡亂的將情趣內衣塞在小侑的袋子裡。
  壓在所有東西的最下層。
 
 
  「老婆,妳怎麼啦?」叩叩,承里敲敲浴室的門。
  「……,我……」另一端傳來支支吾吾的聲音。
  「肚子痛?要不要我去買止痛藥?」一回家就發現她怪怪的,身體不舒服?
  「不、不用啦!我……我有事,等一下再出去。」
  有什麼事?跟廁所談心事?承里聳了聳肩,往床邊一坐拿著汽車雜誌翻閱起來。
 
  喀啦,緊閉的廁所終於開了一小縫,小侑同手同腳不自然的走出來。
  承里瞄了她一眼轉頭,又轉過頭來瞪大眼看著她,要說話卻被口水噎到狂咳不已,「咳!咳咳咳咳咳……妳,妳這是在幹嘛?!」他睜大眼望著小侑的裝扮。
  情趣內衣是穿上了,但情趣內衣的「裡面」還穿了一套平常穿的內衣,透明黑色薄紗看到的不是春光,而是小花的白色胸罩和素白的底褲--小丁罩在底褲的外面。
  接連而來的是無止境的笑聲,男人笑到在床上抽搐不已,不說別人還以為羊癲瘋發作了呢!
  整個就是滑稽到不行的模樣,承里倒在床上繼續笑著,還誇張到猛搥床舖。
  恭子說的反應是這種反應嗎?小侑尷尬地像國小老師檢查服裝儀容一樣,站得直挺挺動也不敢動。
 
  過了三分鐘,她從衣櫃的鏡子看到自己這身打扮,轟!血液瞬間往腦門衝,逼的她不得不轉身往廁所衝進去。
  還沒摸到門把就被人拉住。「哈,咳,老婆……呵,這是、這是怎麼一回事?」他指著她身上的『奇裝異服』。
  小侑的臉就像夏天紅肉的西瓜,鮮紅無比,嘴巴嚅動說不出話來。太丟臉了啦,她羞得直往承里懷裡鑽,恨不得拿塊磚頭把兩人都敲昏,從此忘了這件事情。
  「嗯?難不成是為了我精心打扮的?」上揚的嘴角還故意詢問。
  「嗯哼。」多此一問,討厭。
  「嗯……雖然是特別了點,但我很喜歡。」他抱緊臉紅到關公似的妻子,手開始上下滑動,挑逗的意味不在話下。
  「……這樣很奇怪,我要去換下來。」笨女人以為看不到自己的裝扮別人也看不見,兩手抓著承里胸前的衣服將臉包起來,好羞人…!
  「是誰教妳的?」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反倒提出了心中的疑問,保守純真的小妻子怎麼會有此『壯舉』。
  「是恭子,她說特地幫我挑的,要我一定一定要穿,還說是生日禮物……明明我的生日還很久。」
  「喔~」他就知道是妻子的好友兼損友,總是出一些鬼點子。摟著妻子在房間搖擺跳起華爾滋試圖讓妻子放輕鬆點,雖然兩人的服裝都不對勁。
  「平常的妳就很好啦,不用改變。」
  嚇!恭子說的話怎麼跟老公說的一樣?!站定了腳抓著承里的衣服緊張的問,「你、你真的每天回來都很累嗎?」還是因為她不夠美、不會打扮所以……小侑不敢再想下去。
  「小傻瓜,最近Case真的很多,終於在今天做了收尾的動作,不然妳老公我平常這時就呼呼大睡啦,原來妳這麼不相信我,我真失望。」他佯裝生氣的樣子鬆開她的手往床邊走。
  「不,不是啦!我沒有不相信你啊,只是不相信自己嘛。」
  「我的心靈已經受傷了,妳要怎麼補償我?」
  「啊?怎麼補償你?」心靈受傷了怎麼補?拿針線補一補嗎?她擰起眉認真地想。
  承里啼笑皆非的將她拉過來,兩人額頭抵額頭,輕聲說。「傻瓜,妳不需要刻意裝性感來挑逗我……」其實早在……
 
 
  「啊,你嘴角有一粒飯。」小侑伸出纖纖細指將承里嘴邊的白米飯捻在食指上,放進自己的口中,還舔了舔指頭。
  男人想,這個笨女人該不會也對別人做這樣的動作吧?
  「你看,我買了情侶裝唷,這家相片館限量的呢!圖案是上次我們去桃園向日葵花園拍的,很美吧。」開心的展示她得來不易的衣服,笑容邊還帶著兩個可愛的小酒窩,好美……
  男人想,這個笨女人該不會跟朋友SHOPPING搶到好康的也開心成這樣吧,不知多少男人盯著他的女人看,下次要叫她注意點。
  「嗯……上班好累唷,嘻…還是喜歡窩在你的懷裡。」女人嬌憨的抱著男人健碩的身材,滿足地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位置安心的入眠。
  男人想,這種福利絕對不讓給別人。
  「唔,我的手機在哪裡?」女人越過男人的胸膛、肩膀、頭,整個人跨在男人身上摸著床頭櫃尋找手機,玫瑰香味的洗髮精在男人的鼻尖竄入,溫熱的身體貼著他,令人心猿意馬。
  男人想,出了這個門,一定要叫女人帶上眼鏡,隱形眼鏡多買幾付以備不時之需。
  「老公,我好愛好愛你喔!」女人雙手越過男人的肩頭緊緊抱著他,溫熱的氣息無意的吹撫在他耳旁,讓男人不得不緊緊的回抱以免自己『凍免條』。
  男人想,這個小女人,總是有意無意的挑起他的感官,刺激他的神經,在他面臨失控的時候又冒出:「老公,你人不舒服嗎?臉好紅喔。」這種令人瞬間清醒的話。
 
 
  情趣內衣被丟在床下,丁字褲也被扯破,還有小花內衣和內褲半掛在床腳,所有原本該用來挑逗的東西都被丟棄在一旁,剩下一對男女均勻的呼吸相纏糾結著。
  在睡夢中的女人嘴角帶著笑容,似乎是心裡想著男人說的那句話:「笨女人,妳自己本身就是最好的挑逗燃煤,但偶爾還是可以穿奇裝異服逗我笑一下。」
  無意的純真有時比刻意的挑逗來的誘人。
  陽光透進房間,照在兩人交纏的雙臂及發亮到奪人目光的那枚『結婚戒指』上。


2007-07-12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