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朵拉的寶盒,沒有上鎖,卻引誘人犯罪。


  「媽,我回來囉。」巧心拉開嗓門向屋裡喊著。
  「女孩子家要溫柔點,別大呼小叫的。」一名美麗的婦人,雖屆滿五十歲卻擁有一付好身材,秀氣的臉孔此時卻面帶緊張的從陽台走進屋子。
  巧心吐了吐舌頭,心裡嘟囔:媽就是愛大驚小怪啦,真是的。
  逕自從冰箱拿出了一枝冰棒享受夏日的清涼點心,沒有發現母親怪異的表情。
  「來,綠豆湯我早上煮的,別只顧著吃冰。」她放下碗,習慣性摸了摸巧心的頭。
  「媽,我不是小孩子了,別摸我的頭啦。」
  自從半年前,爸媽分居後,媽媽就常這樣摸摸她的頭,她不曉得父母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父親半年前開始就跟母親吵架、冷戰,最後只能走到互不理睬的地步。
  她不怪任何人,現在離婚率那麼高,可以維持15年以上的婚姻著實不容易,只要雙方最後快樂就好,只是她好久沒看到爸爸囉……
  「妳跟妳爸長得很像,看到妳就像看到他一樣。」母親的臉滿足地望著巧心。
  「我跟媽媽也長得很像呀,因為是你們的小孩嘛。」巧心撒嬌的貼近媽媽,就像小時候一樣。
  現在的她無法做什麼,只能陪在母親的身邊,度過母親偶爾出現落寞、傷心、悲傷的日子。她緊緊抱著母親,心裡想著。

  唧--
  夏蟬放肆地喧叫,拚命傳播夏天到來的消息。

  「巧心,這是一把很特別的鑰匙,媽媽交給妳保管,千萬別弄丟囉。」半年前母親遞了這枝外表鍍金的鑰匙給她,囑咐要好好保存,她覺得怪異,卻無法說出哪裡奇怪,便默默收下了。
  半年了,從冬天到這個夏天,這把鑰匙在她身邊已經半年了,到底是開啟什麼的鑰匙?
  為什麼媽媽這麼寶貝的樣子,或許說……這麼小心的樣子?
  一支尖端像光芒的鑰匙,設計的極微精緻,共有八道光芒,像陽光很刺眼亦尖銳,像置人於死的武器。

  「唉,電風扇壞了。」巧心拿著小扇子邊走邊搧去圍在身上的燥熱感。
  「奇怪,電風扇在哪裡呢?去年才買的呀。」
  她跑到房間去翻找,找不到。
  翻了翻雜物間還是找不到。
  還有哪裡是堆滿雜物的地方呢?「啊!陽台啦!那裡一堆東西,跟個寶山一樣。」
  把釀棗子的大甕搬開、把五金工具盒搬開、把脫水機搬開、把吸塵器搬開、把……,把一堆有的沒的搬開,還是沒發現電風扇的蹤跡。
  沒發現電風扇卻搬出了一個鐵箱,像一個小孩這麼高的鐵箱,外表的油漆已經斑駁脫落甚至於生鏽,外表就是不起眼的箱子。
  「怎麼從來沒發現有這個箱子,是裝什麼的呢?」別跟她說電風扇裝在裡面,如果她們家的風扇是鍍金的那就有可能,但並不是。

  人都有種發掘事物的慾望,尤其是密封的東西,看起來很重要、被保護著。
  巧心觀察了鐵箱,除了重的要死推不動外,倒也沒什麼特別的,只是外表被一塊塊的鐵楬色佔滿面積,怪噁心,生鏽的味道愈顯濃烈。
  「欸!這個鑰匙孔,怎麼跟媽給我的鑰匙好像,一、二、三、四、五……八,八道光芒的鑰匙!」心中莫名的燃起興奮感。
  「呼!好……」巧心聚精會神的將鑰匙插進孔中,起初有點卡卡的,或許是太久沒有開了所以卡榫生鏽了吧。
  最好裡面不是電風扇,不然她真的會瘋掉。巧心半好笑地想著。
  跟鑰匙的設計一樣,這個鎖竟然要轉八次才算是打開,將鑰匙抽了出來,她深呼吸一口氣……將箱子打開。


  「啊!!!!」尖叫聲劃破夏禪合諧的鳴叫。


  一顆已見骨的頭顱從箱子中滾了出來,依稀可見乾涸的血水,就像鐵楬色的鏽一樣。
  噁心的腐臭味在夏季更令人反胃,爛掉的屍肉已不見蛆蟲蠕動,一塊塊、一團團的肉散佈在白骨之上,駭人的場景讓巧心軟腳,碰撞到鐵箱……

  喀啦,一付金邊、沾了血水污漬的眼鏡,從箱子內掉出來。

 

  那是半年前,爸爸戴的眼鏡。


  鑰匙,是守住祕密咒語,是祕密就千萬別讓人發現了。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