糾纏在一起,吻得難分難捨,像要把彼此揉進骨血之中。
  微微的喘息交雜在飽含慾望的兩雙眼之間,緊緊貼著的胸口,心臟互相撞擊著,呯、呯、呯,為激情敲出狂浪的節奏。
  丁香小舌舔著男人的喉結,舌頭隨著吞唾液而移動的喉結上下滑動,挑逗的意味不在話下,此時無聲勝有聲啊……兩人享受身軀相互膜拜的快感,微寒的冷氣讓兩人的體溫更顯得重要。
  激情過後,女人依偎在男人的胸膛休憩,靠著身邊呼吸趨於緩平的男人,心中好不容易有了踏實感。
  跟他,是怎麼認識的呢?
  一室的暗黑正好適合陷入回憶的氛圍…… 
  

  「學長!怎麼在這裡遇見你呀?」白雪驚訝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HI,公主小學妹,難不成妳也在這家公司上班?」
  「秉亘學長別糗我了,還叫什麼公主小學妹,「也」在這家公司上班?這麼說學長是在這兒上班囉?那麼學長可要靠你好好提拔一下了!」 
 

  他倆是同系的學長學妹,會注意這個學妹是因為她跟童話中的白雪公主一樣,有個同樣的名字,因此在大一新生訓練時就引起大家的注目,當然秉亘也不例外。
  白雪甜甜的笑容總是有種春陽暖化冬雪的魅力,讓她在機械系這個陽重陰衰的環境中特別受到男性同胞的關愛。
  「學妹,教授怎麼這麼過份,讓妳搬這麼多報告到辦公室,我來幫妳。」
  「學妹,買晚餐呀?剛好我多買了一份滷味請妳吃。」
  「學妹,要不要一起去唱歌。」
  「學妹,報告有沒有問題,需要學長指導一下嗎?」
  「學妹,……」
  她就像七矮人生活中的白雪公主,讓人團團的呵護、保護著。日子一久,大家也就幫她取了個綽號:公主學妹。
  秉亘大三是系學會的活動總召,尤其新生訓練又是他一手策劃的,自然也就認識白雪這位大一的新生;而湊巧的是秉亘在系辦打工,白雪又讓眾人拱上擔任班代的職務,自然跑跑系辦的機會就多了許多,時間一久兩人也熟稔了起來。
  少女情懷總是詩,在大學愛情必修學分上,女生總是有莫名的幻想與憧憬,而她就這樣愛上這個風趣幽默的學長。在欲羞還迎、心中拉扯的七百多個日子後,秉亘畢業,從此他們就毫無交集也沒有任何訊息的交流;會在這家公司相遇,讓白雪的心雀躍起來,是老天爺讓她有重拾愛情的機會嗎? 
 

  設計部和工程助理本來就有些差距,更何況是秉亘有了論及婚嫁的女朋友,如膠似漆的倆人同屬一個部門,朝夕相對之下白雪的希望瞬間破滅,原本以為可以續未了情卻換來肝腸斷。
  「學長,這是師父請我交給你和陳姐要更改的設計圖,若有問題再告訴我。」白雪漾起甜甜的笑容說著。
  「公主小學妹好乖,來,這是我中午出去買的咖啡,這杯給妳。」秉亘笑著遞給她咖啡色容器盛裝的飲品。
  「謝謝學長,不過陳姐沒有咖啡……這杯給陳姐好了。」
  「沒關係的,妳陳姐她不喝咖啡,我買了妳最愛的拿鐵喔!」
  「秉亘,小心小敏吃醋你就要回家去跪算盤啦。」設計部其他的同仁半糗他。
  「那就望各位大爺高抬貴口了……哈哈。」
  她望著秉亘開朗的側臉,心,不自覺又沉陷了…… 
  
 

  白雪偎在秉亘的懷中,雙眼沾滿淚水望著他。「亘,你愛我嗎?」
  他煩燥的抓了抓頭髮,「不是說好不說這件事了嗎。」口氣不是疑問句而是不耐煩的否定句。
  「可是我很想光明正大的在你身邊,不要當個見光死的女人……不能答應我嗎?」語氣近乎哀求。
  「妳明知道不可能,為什麼還要為難我。」推開她,健碩的身子從雪白床舖離開,開始穿戴衣褲。
  她眼神黯傷低著頭不語,淡然地在心中做某個決定。「亘,別離開我,我不能沒有你。」粉白如珠珍的身軀從秉亘背後抱住他,纖細如象牙滑潤的手指在胸膛來回移走。
  是男人都無法拒絕如此嬌貴的尤物,兩人擁抱躺回大床上,繾綣地難分難捨…… 
   
  門邊傳來鑰匙開啟的聲音,「小姐,就是這間房間,是用梁先生的名字登記的。」
  輕聲地說謝謝後,陳敏驀地按下燈的開關,卻看到梁秉亘和女人抱在一起廝磨!
  「你們在做什麼?!」她大感震驚地吼向在床上的兩人。
  「小敏……!」
  「你……竟然做對不起我的事,虧我這麼相信你!!」
  啪,甩了梁秉亘一巴掌,陳敏悲不可扼的衝出Hotel房間。
  「妳聽我說,小敏!!」他急急忙忙地將襯杉往身上隨便套,就想要跟著衝出門。
  「學長,別走……」她拉著秉亘的衣角,淚花在眼眶硬是不讓它掉下來,猶見人憐呀。
  「妳……」他甩開了白雪的手,頭也不回地追了出去。
  她看著自己被甩開的手愣了一回兒,突然笑了起來,那笑聲飽含了悲傷和一絲絲的得意……?
  是的,她的青春戀情在這一晚正式結束;是的,是她用梁秉亘的手機傳訊息給陳敏,約她來這家旅館,為了賭一把沒有籌碼的愛情,勝負已揭曉……是嗎?
  純潔無瑕的白雪公主,願意為了執著感情而當個愛情容不下的第三者,那個讓人瞧不起的汙漬,粉身碎骨再所不惜。
  天真無邪的白雪公主,因為愛人的心不在,所以陷他於不義之地,一點愧疚都沒有,就像梁秉亘甩開她的手一樣,一點兒都不憐惜。 
   
  這場愛情遊戲,到底……是她白雪贏了?抑或是輸了。
  愛情這塊白布,染上了黑就洗也洗不乾淨。
  
  雪白,是為了保持純潔之心,還是藉以掩飾那不可告人的心事?
  白雪,這名字,是嘲諷還是保護色?連她自己都難以分辨了。 




2007-07-02

創作者介紹

.空間*

夢醒五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